塔利班和isis的区别

waters的头像
2021-10-03 发布
/
来自 世界杯开始时间
塔利班和isis的区别 isis与塔利班、“基地”组织有何区别 是谁在幕后操纵isis “一旦出世,便将震惊世界。”沃尔什如此评价isis所拥有的影响力。他告诉记者,相比于全球知名的恐怖组织塔利班,两者都以“建国”为目的,但isis的野心比塔利班更大。在不同的头目带领下,isis的组织显得更加完善,他们有着正规军的规模,而他们采取的手段也更加极端;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显示,isis采取攻击造成的伤亡率比地球上任何其它恐怖组织都高。 相较于塔利班的频遭打击,isis似乎更懂得如何生存和发展。可以说,现在的isis比塔利班更为恐怖和危险。此外,该组织与“基地”组织的恐怖袭击也不同,其武装行动以攻城略地为目的。 参与该组织的都是什么人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东问题的“萨班中心”主任丹尼尔·拜曼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则表示,isis取代塔利班成为了现如今最突出的圣战组织。它主要的活动地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及周边地区。 isis绝大部分头目和指挥人员来自沙特,而参加实际战斗的人员大部分来自利比亚和伊拉克。isis大约有6000武装人员,一半是外籍士兵。其中约上千人来自车臣,另有500多人来自美欧。在叙利亚的西方武装人员80%都加入了isis组织。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宾夕法尼亚大学中东问题研究中心伊恩·鲁斯迪克教授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也分析指出,isis的队伍中有来自西方国家的力量。美国早期在阿富汗试图支持穆斯林武装分子来反抗前苏联,导致了很多狂热分子前往被战争蹂躏地区。在获得了一些战斗训练和经验后,这些人回到他们原来的国家,逐渐成为了恐怖主义的重要来源。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 (isis)概况 性质:逊尼派极端武装 规模:约6000武装人员 政治诉求: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逊尼派穆斯林聚居区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 “黎凡特”:一个不精确的历史地理名称,它指的是中东托罗斯山脉以南、地中海东岸、阿拉伯沙漠以北的一大片地区 武器装备 揭秘·头目 是谁在幕后操纵isis 沃尔什表示,isis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最恐怖的恐怖组织”,与该组织的头目大有关系。他告诉记者,该组织头目被人们称为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生于1971年,但他的真名目前还无从考证。很少有人见过其真面目,他即便与身边助手谈话也会用头巾遮面。 虽然被称为“拉登接班人”,但巴格达迪的做派和“基地”组织头目完全不同。资料显示,巴格达迪主要通过互联网来向支持者发号施令,从来不会公开演讲,因此很难追查其确切下落。 沃尔什称,巴格达迪是一名逊尼派的极端信奉者。从现在isis的组织规模来看,巴格达迪受过高等教育,有着极强的政治和军事能力。而现在的isis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型的军事“国家”。这是以往任何一个恐怖组织的头目都没有做到的。 isis为何会残忍地屠杀平民 沃尔什称,尽管巴格达迪非常低调,但他的思想和政治主张却充满了血腥和暴力。而组织内狂热、残暴的沙克尔·瓦赫伊布就好像是他的“代言人”,展现着这个组织的本质。 这个极端组织的成员手段极其残忍,经常会当众处决被俘的军警,并将血腥过程拍照录像后上网发布。而从发布的照片看,该组织成员都用帽子和头巾围住面部,只露出两只眼睛。可是在其发布的斩首和枪决视频中,总有一名男子会摘掉面巾,把自己的面容暴露在公众面前。他就是人称“首席刽子手”的瓦赫伊布。在很多视频和图片中,瓦赫伊布都亲自审讯或处决俘虏。 沃尔什称,isis常以屠杀整村平民的方式展现该组织的力量以及他们对于非逊尼派的态度,另一方面也是向狂热的极端分子“示好”,同时也使平民更加恐惧而不敢反抗。 武装分子何以直逼伊拉克首都 鲁斯迪克教授告诉法晚记者,isis是利用自身的装备和早前的战斗经验,“剑走偏锋”,快速占领伊拉克。 isis“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能力很强,一些曾和他们交手的美军表示,他们是“最难缠的恐怖分子”。在2006年左右,isis的前身和美军或伊拉克正规军正面交手,总是轻易被击溃。但经过叙利亚内战熏陶后的isis,却能娴熟实施地面协同作战。 鲁斯迪克教授称,这一组织之所以能够让伊拉克城市这么快“沦陷”,直逼伊拉克首都,原因在于伊拉克马利基政府的管理失败。丹尼尔·拜曼也表示,isis的成功部分原因在于伊拉克政府军的软弱。伊拉克政府军内部士气低落,面对战斗选择的是逃离而不是战斗。 局势·展望 未来政府军能否收复失地 鲁斯迪克教授表示,按照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对于伊拉克政府军来说,将很难收复isis占领的逊尼派聚居地区的失地。但他认为,isis不会最终夺取巴格达。新招募的士兵数量将超过isis的武装分子,什叶派将防卫巴格达。伊朗和美国也不会允许巴格达进一步“沦陷”。而受限于巴格达广阔的城市空间,isis的一些战术优势将被削弱。 丹尼尔·拜曼也认为,伊拉克政府军的这种软弱表现可能随着形势越来越严峻而改善。随着大量民兵帮助政府军共同抵抗isis,未来isis要想取得关键性的胜利将会非常困难,甚至可能遭受相当大的损失。 对于未来isis能够登上政治舞台,进驻伊拉克政府,鲁斯迪克不以为然。他表示,征服和治理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isis并没有长期发展自己“制度化权力”的实力。 塔利班和isis的区别 isis与塔利班、“基地”组织有何区别 是谁在幕后操纵isis “一旦出世,便将震惊世界。”沃尔什如此评价isis所拥有的影响力。他告诉记者,相比于全球知名的恐怖组织塔利班,两者都以“建国”为目的,但isis的野心比塔利班更大。在不同的头目带领下,isis的组织显得更加完善,他们有着正规军的规模,而他们采取的手段也更加极端;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显示,isis采取攻击造成的伤亡率比地球上任何其它恐怖组织都高。 相较于塔利班的频遭打击,isis似乎更懂得如何生存和发展。可以说,现在的isis比塔利班更为恐怖和危险。此外,该组织与“基地”组织的恐怖袭击也不同,其武装行动以攻城略地为目的。 参与该组织的都是什么人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东问题的“萨班中心”主任丹尼尔·拜曼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则表示,isis取代塔利班成为了现如今最突出的圣战组织。它主要的活动地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以及周边地区。 isis绝大部分头目和指挥人员来自沙特,而参加实际战斗的人员大部分来自利比亚和伊拉克。isis大约有6000武装人员,一半是外籍士兵。其中约上千人来自车臣,另有500多人来自美欧。在叙利亚的西方武装人员80%都加入了isis组织。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宾夕法尼亚大学中东问题研究中心伊恩·鲁斯迪克教授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也分析指出,isis的队伍中有来自西方国家的力量。美国早期在阿富汗试图支持穆斯林武装分子来反抗前苏联,导致了很多狂热分子前往被战争蹂躏地区。在获得了一些战斗训练和经验后,这些人回到他们原来的国家,逐渐成为了恐怖主义的重要来源。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 (isis)概况 性质:逊尼派极端武装 规模:约6000武装人员 政治诉求: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逊尼派穆斯林聚居区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 “黎凡特”:一个不精确的历史地理名称,它指的是中东托罗斯山脉以南、地中海东岸、阿拉伯沙漠以北的一大片地区 武器装备 揭秘·头目 是谁在幕后操纵isis 沃尔什表示,isis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最恐怖的恐怖组织”,与该组织的头目大有关系。他告诉记者,该组织头目被人们称为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生于1971年,但他的真名目前还无从考证。很少有人见过其真面目,他即便与身边助手谈话也会用头巾遮面。 虽然被称为“拉登接班人”,但巴格达迪的做派和“基地”组织头目完全不同。资料显示,巴格达迪主要通过互联网来向支持者发号施令,从来不会公开演讲,因此很难追查其确切下落。 沃尔什称,巴格达迪是一名逊尼派的极端信奉者。从现在isis的组织规模来看,巴格达迪受过高等教育,有着极强的政治和军事能力。而现在的isis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型的军事“国家”。这是以往任何一个恐怖组织的头目都没有做到的。 isis为何会残忍地屠杀平民 沃尔什称,尽管巴格达迪非常低调,但他的思想和政治主张却充满了血腥和暴力。而组织内狂热、残暴的沙克尔·瓦赫伊布就好像是他的“代言人”,展现着这个组织的本质。 这个极端组织的成员手段极其残忍,经常会当众处决被俘的军警,并将血腥过程拍照录像后上网发布。而从发布的照片看,该组织成员都用帽子和头巾围住面部,只露出两只眼睛。可是在其发布的斩首和枪决视频中,总有一名男子会摘掉面巾,把自己的面容暴露在公众面前。他就是人称“首席刽子手”的瓦赫伊布。在很多视频和图片中,瓦赫伊布都亲自审讯或处决俘虏。 沃尔什称,isis常以屠杀整村平民的方式展现该组织的力量以及他们对于非逊尼派的态度,另一方面也是向狂热的极端分子“示好”,同时也使平民更加恐惧而不敢反抗。 武装分子何以直逼伊拉克首都 鲁斯迪克教授告诉法晚记者,isis是利用自身的装备和早前的战斗经验,“剑走偏锋”,快速占领伊拉克。 isis“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能力很强,一些曾和他们交手的美军表示,他们是“最难缠的恐怖分子”。在2006年左右,isis的前身和美军或伊拉克正规军正面交手,总是轻易被击溃。但经过叙利亚内战熏陶后的isis,却能娴熟实施地面协同作战。 鲁斯迪克教授称,这一组织之所以能够让伊拉克城市这么快“沦陷”,直逼伊拉克首都,原因在于伊拉克马利基政府的管理失败。丹尼尔·拜曼也表示,isis的成功部分原因在于伊拉克政府军的软弱。伊拉克政府军内部士气低落,面对战斗选择的是逃离而不是战斗。 局势·展望 未来政府军能否收复失地 鲁斯迪克教授表示,按照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对于伊拉克政府军来说,将很难收复isis占领的逊尼派聚居地区的失地。但他认为,isis不会最终夺取巴格达。新招募的士兵数量将超过isis的武装分子,什叶派将防卫巴格达。伊朗和美国也不会允许巴格达进一步“沦陷”。而受限于巴格达广阔的城市空间,isis的一些战术优势将被削弱。 丹尼尔·拜曼也认为,伊拉克政府军的这种软弱表现可能随着形势越来越严峻而改善。随着大量民兵帮助政府军共同抵抗isis,未来isis要想取得关键性的胜利将会非常困难,甚至可能遭受相当大的损失。 对于未来isis能够登上政治舞台,进驻伊拉克政府,鲁斯迪克不以为然。他表示,征服和治理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isis并没有长期发展自己“制度化权力”的实力。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0条
暂无人评论,快来抢沙发吧!